欧阳询墨迹行书真迹 《张翰帖》高清扫描

2016-05-14

唐代书法家欧阳询作品《张翰帖》也称《季鹰帖》,记张翰故事。此帖的书法特点是字体修长,笔力刚劲挺拔,风格险峻,精神外露。宋徽宗赵佶评此帖“笔法险劲,猛锐长驱”“晚年笔力益刚劲,有执法面折庭争之风,孤峰崛起,四面削成。”

《张翰帖》全帖共十一行,接续于《卜商帖》之后。帖上赫然盖有宋高宗“绍兴年号”的朱文印章。此帖曾在宋亡后一度流入民间,至清朝被收入宫中,并刻入《三希堂法帖》,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欧阳询的《九成宫》是妇孺皆知的传世名帖,但从他存世的碑刻作品来看,大多是楷书作品,而所传行书手迹廖若晨星,难得一见。《张翰帖》就是一件行书墨迹,是《史事帖》的一部分。

此帖保留着欧体一贯书风,险劲刻历。字形以长取势,且多有上端微微向左倾斜,但看起来却很稳实,非有强劲笔力不达。从其用笔线条上看,更是苦心经营,独具匠心。如帖中“翰”字的上疏下密,“鹰”、“清”等字的左疏右密,“任”、“以”、“归”字的中疏旁密,“荣”字的下疏上密等,都是典型例证。在字的疏放处理上,书家也煞费心机,如“从”字的左上敛、右下放,“号”字的上敛下放,“江”、“东”、“兵”、“天”、“夫”、“良”等字的左敛右放等等,真是精神贯注,不放一处闲过。再从布局谋篇上看,字距紧而行距宽的章法也非常高明,这样的处理,除有利于强化字势的狭长感这一特色效用外,更主要起到了留白透光的调节作用,因为欧体字本来就已剑戟森然,如行间再不疏朗,就会使人感到透不过气来。经过这番巧妙构思处理,就让读者于威严中感到一种萧散的意趣,从而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陆机诗云:【阊门势嵯峨,飞阁跨通波。】这阊门上有楼阁下有水道,是一座水陆两用的城门。

    一天,一位名叫张翰的人正在金阊亭上游冶,忽听到水上传来清越的琴声,循声觅去,原来是一位叫贺循的会稽(今绍兴)名士在船上操弦。二人略一交谈,便「大相知悦」,一打听这位贺循大有来头,他受大文学家陆机的推荐要去洛阳做「太子舍人」,两人倾盖如旧于是相邀同去。张翰便与贺循同发,连家里人也不通知一声就驾舟北上了。
    张翰这个人是出了名的纵任不拘,他的脾气跟大名士步兵校尉阮籍最像,因此被人称为「江东步兵」。

    张翰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和贺循一起到洛阳以后很快闯出了名堂:不仅被齐王司马冏辟为大司马东曹掾,还成了文学界名流。如《诗品》所记:【太康中,三张、二陆、两潘、一左,勃而复兴,踵武前王,风流未沫,亦文章之中兴也。】

    这里所说「三张」中有一个就是张翰。另外,所谓「二陆」即:陆机、陆云兄弟。当时江东的「八大家族」是:《顾、陆、朱、张,虞、魏、孔、贺》,上面提到的这位贺循,正是其中会稽贺氏的佼佼者。

贺氏世传礼学,贺循后来在东晋草创之际,为朝廷创建礼仪制度大大发挥了家学,所以不仅被尊为「当世儒宗」,死后更得到皇帝【素服举哀,哭之甚恸】的无上哀荣。

    张翰继承了家族里的诗歌血脉 —— 他是一位出色的诗人。他的作品流传下来的极少,但其中有一首《杂诗》非常有名,尤其是开头几句:【暮春和气应,白日照园林。青条若总翠,黄华如散金。】古人对这句“黄华如散金”推崇备至。

    最喜欢这诗句的要算是唐代大诗人李白了,他不仅有【张翰黄花句,风流五百年】的赞叹,而且他的诗集中引用这一典故的地方不下一、二十处。


欧阳询墨迹行书真迹 《张翰帖》高清扫描

释文:

“張翰字季鷹,吳郡人。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時人號之爲江東步兵。後謂同郡顧榮曰:天下紛紜,禍難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難。吾本山林間人,無望于時。子善以明防前,以智慮後。榮執其(疑缺“手”字)愴然,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鱸魚,遂命駕而歸。”(方框内字残,现据《晋书》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