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2016-04-30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将所藏中国历代碑帖做成了电子版,供给全球读者阅读和下载,使我们又多了一份可供参考的《快雪堂法帖》。虽然为六卷本,实为将第五卷拆分开来,装成一卷。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藏《快雪堂法帖》高清扫描

该拓本淡墨精拓,拓本照片也拍摄的非常清晰,帖文字体完整无损,几乎没有见到石损漫漶的痕迹。

最初我还以为这是涿拓《快雪堂法帖》的初拓本呢!后来发现多处“刘光旸摹刻”印章的下面,均有一枚“古吴陈伯玉重刻”的篆书小印。在百度中搜索,见到此人为晚清苏州的刻碑能手,这说明哈佛大学收藏的这部《快雪堂法帖》拓本是翻刻本了。古代刻手在翻刻前代佳帖时,能留下自己的标识,并不想欺世盗名让后人费力去猜测甄别,显示出对前辈神刻手刘雨若的尊重。而且此帖翻刻得如此精致实属不易,无怪乎有评论称苏州翻刻本最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