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1970-01-01

永字八法之 啄法, 指短撇的写法。

  •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云:“短撇为啄者,如鸟之啄物,锐而且速,亦言其画行以渐,而削如鸟啄也。”
  • 陈思亦言:“撇之与啄。同出异名,何也?论曰:夫撇者蒙俗之言,啄者因势而力。故非妄饰,贻误学者。”就“啄”的称谓,由此可窥一斑。而就其书写言之,古人多有相类者。
  • 李世民《书法论》云:“啄,须卧笔而疾罨”;“啄笔者,左卧笔锋向右为迟涩,右揭腕左罨是峻疾。”(元代刘有定《衍极注》)以此观之,古人就“啄”法,是有共识的:即起笔行进须卧锋,且以“疾”为准。

由此观之,米芾作品中的“啄”未必皆合此规范。原因何在?笔者以为“啄”与“短撇”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源”,后者是“流”,“流”从“源”出而多有衍生。而清代冯武《书法正传》云:“短撇之祖,啄法也。”或可为笔者谬论做注解?

米芾行书作品中的“啄”法,可将其归为以下八类:

1、 回锋撇 起笔或搭锋按笔直入或逆锋卧笔行进,不一而足。笔行至短撇之末端略驻笔回锋,欲引出下一笔。常用于双人旁的第一笔。如图(1):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2 、梭子撇 裹锋或侧锋起笔,渐按渐行,画至中段,提笔慢慢撇出。两端尖细,中间鼓出,状如梭子。有内擫与外拓之分。如图(2):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3 、钝撇 搭锋起笔,因势而行,中锋运笔,渐按渐行,继而下顿回锋收之。如图(3):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4 、点撇 起笔不论藏露,行笔多侧锋,有向左下方运行之势,势疾而短促,常被次笔画或次次笔画覆去尾端,从而与之拈连起来。如图(4):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5、 蝌蚪撇 逆锋入笔,折笔圆转向右下顿,转锋后突然提笔向左下撇出,短促而果敢。起笔圆且大,收笔短而尖细。状如蝌蚪。如图(5):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6、 侧短撇 侧锋按笔入,行笔提锋迅速撇出,果敢爽利,不拖泥带水。如图(6):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7、 断刃撇 逆锋入笔折笔右下按,转锋向左下运行,至笔画末端,驻笔收之。其形态有二,或内擫或外拓。与回锋撇相较,有以下三点不同:A 收笔无需回锋;B 形态较回锋撇大且丰富;C 此撇多用于单人旁的撇画,与回锋撇不同。如图(7):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8 、鸟啄撇

逆锋起笔,折笔右下顿,转锋向左下力行,务求力送到。其发力由重及轻,有缓慢的过度。如图(8):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永字八法: 郭名高分析米芾书法中的“啄”法



相关文章: